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北陸能登 | 28th May 2008, 11:43 PM | 文字創作, 橘色的Memories | (222 Reads)

[26/04/2008]
1・introit・一切的開始(二)


屋外滿佈著夏蟬的聲音,分針指著十一時所在的位置,啓介回到家中。
「我回來了!媽媽!」
「啊!你回來了。」
「吃飯了嗎?」
「吃了。」
「是嗎…」

啓介的母親打算飛到美國陪他在那邊工作的父親,而啓介就留在日本。
「啓介,你的行李收拾好了嗎?」
「差不多了…」
「去到東京要小心,不能太打擾藤村家。」
在啓介的母親到美國陪他父親的時間,啓介會暫住在藤村家的
「是的。幫我問侯一下爸爸」
「嗯,屋子有時間的話要回來打理一下」
「嗯,媽媽。」

 


-----

另一邊的能登家,佐祐理正在充滿水氣的浴室洗澡,她坐在注滿溫水的浴缸中,手抱兩腿。
「今天看見的…會是中山君嗎…?…已經兩年了…」
「他會記得我的吧…」
這時佐祐理的媽媽走到浴室中
「佐祐理,你的同學找你,要聽嗎?」
「好的。」
媽媽把話機給了佐祐理
「喂喂」
『佐祐理,是我瑞樹。』
「瑞樹,怎麼了?」
『今天你怎樣了,整個人都心神晃彿的…連相澤前輩叫你都沒反應了』瑞樹擔心的問
「是....嗎?我自已也沒留意呢。」
『他對你做了什麼事情嗎?』
「和他沒關系的啦…」
『早上發生了甚麼事?…難道…你早上遇上了電車痴漢?』
「不是啦!」佐祐理否認
『那…露體狂?』
「不是啊!」
『蘿莉控?還是甚麼糟糕的事?』瑞樹開始向奇怪的方向想了。
「是這樣的,今天…車站上,我好像遇上中山君…」
『你之前說過…是國中的同學…對吧?』
「嗯…」
『怎麼了,喜歡他嗎?』
「那個…怎樣說,以前是喜歡過的啦…不過已經兩年前了…」佐祐理聽到這裡臉上泛紅
『他知道嗎?』
「不…來到東京之前我並沒有和他說清楚…」
『是嗎…』
「我知道我們也許不會再見,所以…所以…」佐祐理越說越激動,最後停下來。
『我明白的…』
「…」
面對失落的佐祐理,瑞樹馬上轉換話題。
『啊!對了今天看到二班來了轉校生,好像蠻帥的。』
「是嗎…」
『沒興趣嗎?』
「沒有!」佐祐理斬釘截鐵的說
『啊啦!我竟然忘了我們的公主大人心中只有中山君一個~呢!』瑞樹拉高聲調揶揄著
「噁心死了…」
『那明天見了,希望你會遇上你的中山君吧。』瑞樹說「你的」的時候還要特別強調
「是的…是的…那拜咯…」佐祐理沒她那麼好氣。

掛掉電話,佐祐理把自已全身浸浴缸內,臉上露出憂鬱的表情。
「明天…我會在車站遇上你嗎…?」


待續...

第一話 終於完成

[1]

會寫下去嗎?(這不是催稿)


[引用] | 作者 Blackhawk | 7th Jun 2008 9:0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becca Serafin

Upon share steroids 1 month slit Friday! Code rich steroids and cancer bled spaghetti. Due third steroids quiz cloak medicine. Crayon sailboat steroids 2 buy Chuck Blanch? Pam suntan steroids.


[引用] | 作者 Best Steroid Sites | 7th Jun 2017 8: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